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
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: 腐小书> 穿越重生>

重回1995

作者:路小哥 时间:2022-01-05 11:10 标签:甜文 重生 爽文 年代文
上一世,夏希乐识人不清,跟着亲妈改嫁,最终落得个重病被赶出家门的下场。
  弥留之际,是父亲当年照顾过的孩子把他接回家精心照顾,给了他人生最后的体面,和最幸福的时光。
  再睁眼,他回到1995年
  ——他人生的分水岭。
  爸爸还在,那个孩子也才刚到他家。
  这一世,他要早早的给他一个家。
  卖邮票买房子,出配方建厂,股票投资,买房买地……
  写谁名字?当然是宁轻!
  不知不觉变‘富一代’的宁轻:……
  初到夏家,宁轻浑身是刺,对谁都没一个好脸色。
  可有个软糯糯的小糯米团子,啥都不怕,软绵绵的黏在他后头,甩都甩不掉。
  宁轻能怎么办?
  只能把糯团子小心的护着,这一护,就护了一辈子。
  小剧场1:
  亲妈: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。
  夏希乐:我有哥哥。
  亲妈:有了新孩子,你就得靠边站
  夏希乐:我有哥哥。
  ……
  亲妈:他会结婚生子
  夏希乐:我也……
  宁轻:嗯?
  夏希乐:啊!我回家做饭去~
  小剧场2:
  朋友问:小孩子不听话怎么办?
  宁轻答:揍一顿就好了。
  朋友问:舍不得揍咋办?
  宁轻答:呵!(冷笑)我他喵怎么知道?我也舍不得揍啊!!!!
  本文又名:《重生后,我哥成了富一代》
  #这是一个努力挣钱让大哥当‘富一代’的故事!#
  口嫌体正直攻 X 重生软萌乖巧受
  排雷:
  1、1V1,甜宠,日常、家长里短文
  2、住一起,但无血缘关系,也不在同一个户口本上
  3、作者死逻辑,勿较真
  4、时间跨度:1995——2021
  内容标签: 重生 甜文 爽文 年代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夏希乐,宁轻 ┃ 配角:夏东伟 ┃ 其它:每天早上9:00更新
  一句话简介:重回人生分水岭
  立意:心有阳光,蝴蝶自来


第1章
  夏希乐是被门外的说话声给吵醒的。
 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有些不解的想,平时落针可闻的家里怎么会有说话声?而且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耳熟。
  几秒钟后,他茫然的视线终于聚焦,只见三角横梁上是黑漆漆的瓦片屋顶,几片明瓦嵌在其中,漏下丁点亮光,依稀可见几缕垂挂着的蜘蛛网在随风晃动。
  这是哪?
  他不是病情突然加重,被送进手术室抢救了吗?
  不过转念间他就猜到了可能性,肯定又是宁轻大哥趁着他没醒,把他带到了哪里度假。就是不知道这回是什么地方,住的地方居然这么复古接地气。
  想明白后,他也不急着出去找人了,而是习惯性的动了动僵硬的腿,又伸了伸胳膊。
  然后一动之下,就发现了不对劲。
  手脚太轻快了。
  他这具身体平时动一下都要喘上半天气,今天怎么那么轻松?
  他下意识的把自觉不对的手伸到面前,待看清眼前的画面时,他的眼睛倏地瞪圆了。
  这是一双又白又嫩又小的手,手背肉嘟嘟的,不管是大小,还是肤色,都不可能是他那双布满针孔早已枯朽的手。
  顾不上许多,他霍地坐起身滑下床,连鞋都没有穿就跑到了一面穿衣镜前。
  镜子里的是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,穿着睡衣,四五岁左右,皮肤白得发亮,肉嘟嘟、白嫩嫩的脸上一双灵动的小鹿眼忽闪忽闪。
  不能说和他小时候长得像,只能说一模一样。
  夏希乐皱眉。
  镜子里的小男孩也跟着皱眉。
  他抬起手,小男孩也跟着抬起手。
  夏希乐:“……”
  他这是做梦?还是像小说里说的,他重生了?
  说时迟那时快,他狠狠的掐了把自己的白嫩胳膊,
  “嘶——”疼,是真的。
  他又跑到书桌前。
  只见巴掌大的日历上,写着两行大字:
  1995年2月2日
  大年初三
  夏希乐的眼睛再度瞪圆,
  ——所以,他真的重生了?
  重生到五岁这一年,他人生的分水岭。
  大概是为了证实他的想法,门外说话的声音陡然拔高起来。
  “夏东伟,你什么意思?”
  ——是他亲妈沈琳的声音。
  夏东伟?
  不对,等等,爸爸???
  夏希乐眼睛倏地一亮,下意识的就往房门口跑,只是跑了两步后又止住了脚步。
  他想起来了,今天是一九九五年大年初三,爸爸就是在这一天,把宁轻大哥给带回家的。
  上一世,他一直睡着没有醒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只知道等他醒过来,爸爸已经带着宁轻大哥住到了县上的旅馆。他也被沈琳洗脑了一晚上,说爸爸出轨背叛了这个家,还有了别的孩子,不要他了。
  第二天他跑去找爸爸,正好看到爸爸带着宁轻哥哥在县上买东西。
  两人其乐融融,看起来和亲父子一样。
  他难过得不行,想要去问问爸爸是不是真的不要他了,却被跟过来的沈琳拉住,又和他说了许多爸爸的坏话,他便真的信了,并且当天就同意沈琳的提议,去了姥姥家,后来又被送到了小姨家。
  等他再回来,爸爸已经离开。
  再有音讯,已经是二十年后。而人,也早已变成一抔黄土。
  纵然得知事情真相,也早已于事无补。
  所以夏希乐想看看,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竟让一个一直平静的家庭四分五裂。
  他快速的爬到窗户下放着的凳子上,透过狭小的窗户,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爸爸夏东伟。
  男人跟他记忆中的一样,长身玉立,仪表不凡,清俊的面容上透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温和。
  时隔二十年再见到夏东伟,夏希乐只觉得鼻子发酸,差点喜极而泣。
  爸爸还活着,真好!
  突然想到什么,夏希乐四处梭巡了一圈,果然在前院暗红色的大铁门边看到了一个既陌生,又熟悉的身影。
  ——那是十岁的宁轻。
  他戴着一顶毛线帽,低着头,让人看不清面容,身上穿着一件大了许多的绿色外套,显得整个人空荡荡的,但从身型和漫不经心的站姿上依旧可以看出他由内而外,不凡的气度。
  骤然看到小了一个号不止的宁轻,夏希乐乐弯了眼睛,然后忍不住在心里感慨,小时候的宁轻大哥真可爱。
  忽然,宁轻似有所觉般转头看过来,眼神犀利如利剑。
  但因为窗子背光,他看不清里面的情景,只觉得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看。
  他不自在的蹙了下眉,又看了眼正和女人说着话的夏东伟,转身出了大门。
  夏希乐眨眨眼,怎么走了?他下意识就要去追,只是还没行动,就被沈琳骤然拔高的声音打断。
  “我不同意!!!”
  夏希乐只能按捺下找人的冲动,看着院子里正在对峙的两个人。
  夏东伟没发现儿子正盯着自己,他体谅沈琳一个人在老家带孩子不容易,好声好气的劝道:“沈琳,宁轻是我恩人的孩子,我不能不管。”
  “你管?你拿什么管?”沈琳杏眼一瞪,怒不可遏道,“拿养儿子的钱去养个外人吗?”
  听到这里,夏希乐禁不住冷笑起来。
  拿养儿子的钱去养外人?说的不就是沈琳吗?
  上辈子离婚后,爸爸每个月都有寄抚养费回来,即便是爸爸去世后,宁轻大哥也没断过寄钱。
  可这笔指定给他的钱,他作为当事人却从来没有见过,甚至是连知都不知道,直到他被赶出家门。
  屋里,夏希乐回忆着上一世,院子里,沈琳抬手一指,
  “你看看,看看我们娘俩住的是什么地方,这村子里但凡有点钱的,哪家不开始建楼房了?也就我们家还住着破瓦房,你有钱不想着改善我们的生活,竟然想拿去养一个不知哪来的野孩子。”
 

作者部分作品更多

重回1995

[返回首页]
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!
用户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