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
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: 腐小书> 穿越重生>

九千岁[重生]

作者:绣生 时间:2021-12-23 09:35 标签:甜文 重生 强强 爽文
隆丰二十三年,东宫太子已被废五年,当年谪仙般的人物,幽禁皇陵,受尽万般折辱。
  也是这一年,皇帝昏聩,追求长生大道,让西厂阉党篡了权。
  西厂督主薛恕,权倾朝野一手遮天,就连太子之位,亦能言语左右。
  宫中皇子们无不讨好拉拢,盼他助自己登九五之位。
  但谁也没料到,薛恕自皇陵迎回了废太子,亲手送他登顶帝位。
  昔日权势滔天目中无人的权宦,却甘愿匍匐在那尊贵帝王脚下,为他做人凳。
  登基大典前夜,殷承玉沐浴焚香。
  人人敬畏的九千岁捧着龙袍,亲自为未来的帝王更衣。
  等身铜镜里,绯红衣袍的西厂督主,将九五至尊拥在怀中,垂首轻嗅,笑声低哑:“陛下终于得偿所愿,可能让咱家也一偿夙愿?”
  ——————
  大梦一场,殷承玉自前世梦境醒来。
  隆丰十七年,他还是尊贵无双的东宫太子,母族未被屠尽,他也未被幽禁皇陵孤立无援,只能靠色相取悦那奸宦,换来殊死一搏。
  后来又遇薛恕,前世手眼通天生杀予夺的九千岁,还是个在蚕室前等着净身的沉默少年。
  命人将这狼子野心之徒绑到了东宫,殷承玉以脚尖挑起他的下巴,带着高高在上的睥睨:“想伺候孤吗?”
  跪在堂中的少年蓦然抬首,眼底翻涌渴望:“想。”
  “你不配。”殷承玉俯身拍拍他的脸颊,低眉轻笑:“不过……孤允了。”
  ——————
  人人都说薛恕心肠狠辣不择手段,来日必不得好死。
  然而只有薛恕知道,那人是天上月,高贵清冷;而他是地底泥,卑贱肮脏。天上地下的鸿沟,唯有尸骨堆山,才能填平。
  纵不得好死,也要拥他在怀。
  [受矜贵清冷表里不一撩完就跑不负责;攻病态占有欲狼子野心不是好人。]
  —食用指南—
  1.1v1,双重生(攻不是开局就重生),攻受只有彼此。
  2.攻前世是真太监,这一世不是,不喜慎入嗷。
  3.朝代架空,有参考明,但不要考据嗷。
  4.章节名都引用自古人诗词。
  5.正经甜文,信我。

  内容标签: 强强 重生 甜文 爽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殷承玉,薛恕 ┃ 配角: ┃ 其它:下本写古耽《恶犬》求收藏=3=
  一句话简介:纵不得好死,也要拥他在怀。
  立意:在深渊里,也要抬头仰望光明。


第1章
  五更天,夜色半褪,曦光隐隐。
  帝王寝宫之内,灯火煌煌,内监女官们在偌大宫殿里穿梭往来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气。今儿是陛下登基的大喜日子,内廷四司八局十二监,为了这一日已经筹备了将近一月,众人从三更天就开始忙碌起来,连素日寂静冷清的宫殿也染上了几分人间烟火气。
  殷承玉立于铜镜前。
  等身高的铜镜中映出一道着明黄中衣的瘦削身影。青年宽肩窄腰,乌发雪肤,上扬的凤目里蕴着与生俱来的贵气。
  长久凝视着铜镜里窄长的人影,殷承玉嘴角勾起浅浅弧度,直到身后传来不轻不重的脚步声,铜镜里又映出另一道暗红身影,他才敛了笑。
  一身绯红蟒袍的薛恕捧着皇帝冠冕行至他身后,明黄中衣与绯红蟒袍在铜镜中交叠纠缠,连声音也变得暧昧起来:“臣为陛下更衣。”
  殷承玉自铜镜中瞥他一眼,之后便垂下眼睫,舒展手臂,任由他动作。
  衮衣、下裳、蔽膝……薛恕一样样为他穿戴妥帖,最后才拿起托盘里的白玉革带,绕至殷承玉身后,双手自他腰侧穿过,如同环抱一样将他拢住,修长手指灵巧地将革带上的玉扣扣上。
  合上的玉扣发出“咔哒”一声轻响,他却并未退开,而是就着这个姿势,拢住纤瘦的腰,将人带入怀中。
  “恭喜陛下,终于得偿所愿。”
  他将下巴抵在殷承玉肩窝处,带着温度的吐息尽数落在脆弱敏感的侧颈,激起一连串细小的疙瘩:“这大喜的日子,不知陛下可能让咱家也一偿夙愿?”
  宦官特有的尖细嗓音被刻意压低,暖色烛光里,交叠的身影仿佛也染上了几许温情缱绻。
  殷承玉抬起眼,透过铜镜与他对视:“厂臣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还有何心愿未了?”
  耳侧传来一声轻笑,腰上的手臂也随之收紧,薛恕以鼻尖在他耳廓轻触,如同情人耳语一般道:“陛下明知道臣想要什么。”说完,挺直的鼻梁顺着耳廓线条下滑,至侧颈流连辗转。
  这是他们彼此都非常熟悉的动作,再往下,身后的人便要用上唇齿了。
  殷承玉闭了闭眼,挥开脑海里不合时宜浮现的旖旎画面,唇角抿直:“厂臣要的,朕恐怕给不起。”
  “是给不起,还是不想给?”
  身后拥着他的人却仿佛忽然被触到了逆鳞,单手捏着他的下巴,强迫他转过脸来和自己对视,眼底布满暗潮:“还是说……陛下亦鄙夷咱家这等阉人,耻与为伍?”
  每回他生气时,便不称“臣”,总爱阴阳怪气地称“咱家”。
  殷承玉从不惯着他这一生气就忤逆犯上的坏毛病。
  下巴被掐得生疼,他气急,挣扎着坐起身来,骂了一声“混账”。
  外头守夜的小太监听见动静,小心翼翼进来,隔着床帐轻声询问:“殿下可是醒了?眼下才四更天。”
  殷承玉恍惚间回过神来,这才意识到只是在做梦,揉了揉眉心,疲惫道:“无事,退下吧。”
  小太监闻言放轻了步伐,又轻悄悄地退了出去。
  殷承玉却再睡不着了。
  他已经连着三晚梦见前世之事,梦见薛恕。
  按照上一世的轨迹,再过三天,便是薛恕净身入宫的日子。之后五六年里,他将从宫中最不起眼的小太监,一步步往上爬,最后坐上西厂督主之位。皇帝宠信,权势遮天,连皇位亦能轻易左右,时人称之为九千岁。
  而再有三个月,皇帝与二皇子党便会对他出手,先是外家虞氏牵扯进贪墨案中,满门尽诛;再是母后受惊早产,一尸两命;他的太子之位亦会被废,从尊贵无双的一国储君变成弃子,自此幽禁皇陵,孤立无援。
  直到薛恕迎他回朝。
  他们之间原本不过一桩不掺感情、利益互换的交易,却因纠缠了数年,间隔了生死光阴,也变得浓郁厚重起来。
  有幸重来一回,他本不欲再与薛恕生出纠葛。
  可每至深夜,那一双透着偏执的暗沉眼眸便自眼前晃过,耳边是一声声透着讥讽的质问:“陛下亦鄙夷咱家这等阉人,耻与为伍么?”
  陛下亦鄙夷咱家这等阉人,耻与为伍么?
  这样自轻的话薛恕只对他说过一次。
  他似乎从未自卑于自己宦官的身份,床笫之间,也总是霸道而强势,就算没了那物件,也总有层出不穷的法子叫他认输求饶。
  但他却从未当着他的面宽衣解带过。
  仔细想来,多少还是在意的罢。
  而如今,改变薛恕命运的机会就在眼前。
  殷承玉满心烦躁地起身,站在窗户边吹了许久的凉风,才平静下来。
  找,还是不找?
  今日是隆丰十七年腊月初五,薛恕曾与他提起过,他是在腊月初八那日在蚕室净了身,之后使银子拜了直殿监某个老太监为师,才被带入了宫。
  腊月初八正是腊八日,日子特殊,殷承玉当时只听了一耳朵,便牢牢记住了。只是望京城中蚕室亦有数家,他并不清楚薛恕当初去的是哪一家。
  若要找,恐怕得花些功夫。
  但每每想到那人曾用在他身上的恶劣手段,又觉心气难平,无法下定决心。
  在窗前立了许久,殷承玉才复又睡下。
  这一觉依旧睡得不安稳,前世之事在梦中纷杂而过,翌日早晨殷承玉醒来时,只觉得一阵头昏脑涨,眼下也浮起浓郁青黑。
  原本尚未痊愈的身体,越发显得孱弱。他掩着唇咳嗽几声,召了心腹太监郑多宝进来。 Fxshu.org
 
[返回首页]
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!
用户名: